一個紅透半邊天一個危機中沉淪!好兄弟「梁漢文」和「許志安」命不同,網評:他想洗白不可能

一個被力捧一個複出無望!曾經的好兄弟梁漢文和許志安命運大逆轉

知名音樂人許志安,曾經憑藉一曲《男人最痛》,將男人的感受和心聲唱得淋淋盡職,並且憑藉該曲火爆當年的香港樂壇,人氣也一度飆升,但是讓人想不到的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在每個人的人生路中,有起有伏,世事難料。在當紅和沒落之間,往往不是因為作品不夠出眾,而是人品的一落千丈。

就在今天,紅極一時的大灣區哥哥再度傳出新消息,那就是梁漢文和謝天華雙雙上廣東台錄製節目,看到一如既往、Chok盡全場的Laughing哥,還有一掃陰霾、神采飛揚的梁漢文,大家是不是覺得一個人走運的時候,喝口水都是甜的呢?

不過娛樂圈從來都有人歡喜有人愁,相比起梁漢文憑藉著《披荊斬棘的哥哥》鹹魚翻生、華麗轉身,他昔日那位,曾經一起黴一起笑一起組過Big four組合的難兄難弟許志安,卻是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降。

沒錯,就在最近這天,繼前段時間瘋傳網路的“全管道封殺25位劣跡”藝人名單之後,一份20位藝人和歌手被內地KTV下架的名單,也靜悄悄地通過各路小道消息傳出。

根據這條小道消息所言,內地KTV一共下架了1376首音樂作品,這些被下架的歌曲統統是那些道德敗壞、從事過違法或者不道德活動的劣跡藝人的作品,在劣跡藝人名單當中,許志安也赫然在目、榜上有名。

不過由於這份“名單”是小道消息傳出,當中表達模糊、圖片不清、資訊不全,所以有線民也特意去KTV做了“實地考察”,結果卻考察出一番“羅生門”,皆因有人直指“KTV的歌單上,確實已經搜索不到許志安的歌,但是也有人反駁道“明明我還可以點他的歌”。

在網友們各執一詞之下,這份名單的可信性也撲朔迷離,不過我卻覺得,無論這份名單是真又好,假又好,它本質上並不僅限於一份名單那麼簡單,而是要全面斷絕許志安北上掘金的念頭。

沒錯,不說不知道,許志安這兩年一直都在垂死掙紮當中,話說2019年,“安心事件”爆發之際,許志安自認“壞了的男人”之後就關閉了社交網路,開啟了神隱避世的模式,江湖上關於他的傳聞,僅剩下陪著Sammi健身跑步而已。

正當大家以為,這男人會繼續龜縮下去、避世到底之際,他竟然在去年“安心事件”東窗事發一年零兩個月之際,出現在Viu TV節目《Chill Club》裡面獻唱,這一唱就唱出了許志安“劫後複出”的新生,他還趁熱打鐵開通閉關多年的社交網路,大有重出江湖的態勢。

這不,他緊接著還去了一趟中國臺灣區拍劇了,似乎在用行動來暗示內地的看官“我解禁了,我出關了,我很快就會遊過來賺錢了”。

解禁?賺錢?想得美!你當普羅大眾是金魚記憶嗎?先別說大家依然對兩年前許志安的渣男行徑歷歷在目,就沖他無端端跑去海峽對岸那邊拍劇。

誰知道你的大是大非觀正不正呢?不過許志安畢竟是一位無關重要的過氣明星,有關部門不必要也不屑於正兒八經地明文哢擦他,所以才會通過小道消息流傳出一份似是而非的“KTV哢擦名單”以警告許志安“想在內地賺錢?門都沒有”!

面對內地娛樂圈給予的“閉門羹”,許志安並不是不知道,所以他只能縮回香港大本營,一邊接一些愛護貓狗公益的小活動,一邊在社交網路上直播用柳丁彈鋼琴演奏一曲《滄海一聲笑》。

雖然“滄海一聲笑,滔滔兩岸潮”,唱出了李白式“人生得意須盡歡”的豪情壯志,但是我估計,此時此刻的許志安沒有豪情壯志,只有翻江倒海的悔恨綿綿無絕期,皆因他眼看著當年一起苦熬事業低谷的梁漢文竟然一夜之間、飛黃騰達。

那種羡慕妒忌與悔不當初,怕是比“滔滔兩岸潮”更洶湧,所以回想當初,他也只能悲歎一句“誰負誰勝出,天知曉”吧。

不過相比起許志安在這邊奏起悲情版“滄海一聲笑”,為事業獻上“垂死掙紮”的葬歌,他昔日的“情人知己”黃心穎,也在那邊走著“生不如死”的“漫步人生路”。

沒錯,小鳳姐的《漫步人生路》大家都聽過吧,當中有一句歌詞叫做“路縱崎嶇亦不怕受磨練,願一生中苦痛快樂也體驗”,這兩年的黃心穎就正如歌詞所說那樣,一邊生不如死地受磨練,一邊靠著勵志雞湯續命,最後還不忘苦中作樂找到下一任“接盤俠”發展起新戀情。

來,先來看看黃心穎是如何生不如死的。話說關於她的近況,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今年八月份的時候,黃心穎突然與姐姐黃心美一起到大埔慈山寺那裡為Viu TV錄製節目。

看到黃心穎突然驚現Viu TV的節目,很多人的第一反應就是“難道她要偷偷地跳槽Viu TV重新來過?”對於這個問題,我的答案是“想得美!”皆因不說不知道,原來黃心穎和TVB還有8年溜溜長的合約。

在“安心事件”爆發之後,黃心穎一度以為八年合約相當於自己的“免死金牌”,TVB怎麼也會看在雙方還有約在身的份上,放她一馬、拉她一把,可她還是低估了無線睚眥必報的手腕,TVB非但沒有拉她一把,還用合約作為手段將她死死地釘在道德的烤架上。

讓她這兩年以來既沒工開,又無法跳槽,可謂“死罪免了,活罪難逃,生不如死”,所以在失業長達兩年時間裡,黃心穎只能偶爾在社交網路上發一些心靈雞湯續命,到了後來,心靈雞湯已經無濟於事的時候,她就在社交網路上徹底消失,更換了手機號碼,就像人間蒸發般。

雖然黃心穎蒸不蒸發,大家都不想關注了,但是坊間對於她的“黴狀”還是挺喜聞樂見的,就在今年三月份,持續兩年零收入的黃心穎,急急以低於市價一成放售持貨4年的啟德天寰單位以套現,低價拋售的結果就是帳面只賺了145萬,如果計上一出一入的借貸成本,怕是一分都沒賺吧。

不過大家別以為黃心穎真的到了窮途末路,事實上她決定賣樓的時候還為自己準備了後路,這後路有兩條,一條是“大屋換細屋”,將賣樓的錢用來和姐姐黃心美合份投資了一套加拿大公寓,至於另一條後路,當然就是找接盤俠了。

不過以黃心穎的資質,她要找豪門闊少、多金才俊怕是不可能的,所以她只能從娛樂圈中的中產下手,而與黃心穎剛搭上的中產人士,正是香港某樂隊的鼓手——原名黎萬宏的泥鯭,聽到這裡,我相信大部分人的第一反應就是“一個不知名樂隊的不知名鼓手,算哪門子的中產?”

各位,在寸金尺土的香港地,有房子就可以稱之為中產了 ,話說這位泥鯭並不簡單,他通過多年在樂隊打拼,買下了油麻地600尺居屋王“富榮花園”,這套單位現如今已經升值至近一千萬,而香港地有房的男士還是挺吃香的。

所以泥鯭在2017年的時候,就已經向前女友求婚成功,但是後來兩人卻因為不明原因分開了,雖然對於他們分開的原因,有人一度質疑是“搶野慣犯”黃心穎的介入,不過泥鯭卻早早出來澄清說“當時是女友悔婚才分開的”。

只是澄清還澄清,由於黃心穎實在太臭名昭著,所以縱然記者屢次拍到黃心穎和泥鯭一起遛狗,一起買狗糧,甚至還一起燭光晚餐,但是兩人卻始終不肯承認戀情,寧願藏著掖著也不願大大方方。

看到許志安在事業上垂死掙紮,在家庭上負罪前行,看到黃心穎在工作上生不如死,在愛情上偷偷摸摸。

我突然間覺得,風化問題永遠都是道德中越不過去的底線,就算自己原諒了自己,時間淡化了一切,旁人也選擇性無視,但是那根刺永遠都會紮在自己的臉蛋上,愛人的心底裡、旁人的眼光裡。

一個微不足道的小細節、一個不經意的小動作都會喚起所有,令自身羞愧難當,這種羞愧與悔恨的印記,怕是經歷十年、二十年都未必能夠徹底消除,可人生又有幾多個十年呢?

所以做人要想活得光明磊落,愛得大大方方,務必斷正三觀、守住底線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