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的夫妻還能復合嗎?!《再見愛人》大結局讓無數網友暴風飆淚:曾經相愛過的人怎麼能說分就分

能夠相濡以沫到最後的夫妻真的很令人稱羨,但是並不是所有的夫妻都能攜手到最後,能夠相愛一輩子不容易,有些人婚姻道路曲折,經歷過幾次婚姻,有些人兜兜轉轉,最後還是與心愛的人重相逢。

就在昨天,頻繁上熱搜的熱門綜藝《再見愛人》終於迎來了大結局,3對夫妻各自做出了最終選擇。其中最催淚的莫過於章賀和郭柯宇這一對。

沙漏剛開始,章賀就沖下了車,表明了複合的堅定決心。所有人都在屏住呼吸等待郭柯宇的回應:這場在玻璃碴裡找糖吃的磕CP苦旅到底會怎樣?

然而,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了,郭柯宇遲遲沒有下車。難道他們就要這樣說再見了嗎?這3個月的苦苦追尋真的要bad ending嗎?

眼見著車開走了,希望就要破滅了,郭柯宇叫停了車,沖了下來。那一刻,所有人淚流滿面。 兩個人互相奔赴,緊緊擁抱。

一向冷靜細膩的郭柯宇反復說著:“我不知道說什麼。”而總是聽不懂又不耐煩的章賀擁抱著她說:“你不用說,我懂了。”

也許,我們的生命中總是在尋覓的就是那個“不用我說,你就懂我”的人吧。

這一對從始至終讓人揪心不已。

從剛開始的“我的世界章賀進不來,他的世界我不想去”“我確實不懂她的世界,也不想懂”,到中間的“我覺得這10年過得非常荒唐”“我們之間是沒有愛情的”,再到後來的“離婚後你有沒有想過重婚?”“沒有!”在最後的最後,終於兩個人抱在了一起,雙向奔赴。

這一對的感情也給我們帶來很多思考。

01

郭與章:平凡的開始,在遺憾中孕育精彩的心靈之旅

這兩個人的開始有點兒不招人喜歡。“因為到年齡了,於是結婚了”這樣的故事開端倒盡了很多人的胃口。這也太勉強、冷漠,太無所謂了吧,怎麼能僅僅是因為到歲數了或者覺得想要一個孩子,就如此不負責任地開啟一段婚姻呢?

節目的前半段也確實在印證著觀眾心中的感受:兩個人初見如不識的冷淡,在活動環節缺乏對視,甚至雞同鴨講的無趣,怎麼看都是最無可挽回的一對。

然而,就是這樣的一對,隨著節目的發展,卻開始有了奇妙的化學變化。比如懸崖挑戰那段。章賀說希望郭柯宇能過成她想過的那樣,自己也過想過的日子,郭柯宇現場灑淚。


這樣的場面突然讓觀眾感受到了他們內在其實存在著對彼此的心意甚至是懂得—— 我懂得你的好,懂得你的需要,困難的是我給不了你

在這之後,他們之間各種暗戳戳撒糖,更是甜到了每個人。郭柯宇把自己喝過的水自然而然地遞給章賀;看似粗狂的章賀能清楚地記得郭柯宇偏分是在哪一邊,記得她是暈船的……

他們之間的互動越來越精彩,甚至郭柯宇自己都說似乎找到了一些愛的感覺,這無疑燃起了眾人的強烈期待:如果他們能夠重婚,我們豈不是又可以放心地相信愛情和婚姻了!

然而,甜蜜在36問中戛然而止。

章賀非常認真和勇敢地敞開心扉,想聽到更多真實的郭柯宇,遺憾的是,郭柯宇仍然緊緊包裹著自己,用一種所謂“幽默”的態度,敷衍和躲開了章賀的真情。 不恰當的幽默,從來都是一種心靈的防禦。

章賀的受挫和受傷是肉眼可見的。於是,他徹底失落了。在這段婚姻中,他們也許真的無法一起努力,抵達同一個時空。

和他們一起失落的也有萬千觀眾的心。我們難免會跟著倪萍老師一起提問:這樣一對明顯有愛甚至很有可能發展出深愛的人,為什麼最終無法拯救他們的婚姻呢?

郭柯宇是如何把這樣一個優秀男人搞丟的?章賀又是如何把這樣一個能夠啟動他最濃烈情感、勇敢求婚、給予期待的優質女人搞丟的呢?

02

婚姻之傷:精彩的選擇,遺憾卻不懂得

也許不僅僅是郭柯宇和章賀,包括另外兩對夫妻,他們彼此都是非常不同的類型,也就是我們常說的互補——要麼是理智和情感的結合,要麼是成熟和天真的相遇。

生活中就更加不缺少這樣的例子,比如外向活潑的人,很可能找到的伴侶是沉穩內向的。那麼,問題來了: 我們為什麼總要找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呢?

先從章賀夫妻說起。從客觀事實層面,他們因為一部電影相識,因為年齡大了,各自都在渴望婚姻或生育,就這樣帶著隨機性地步入了婚姻。但事實真的就是僅此而已嗎?

我想說, 他們當時看似隨意的選擇,其實潛藏著非常精准而又精彩的內在意識。

只要瞭解一下郭柯宇的過往,我們就能更深入地理解她選擇章賀這種類型伴侶的必然性。

郭柯宇少年成名,但她的童年稱不上完美幸福。父親熱愛繪畫和手工,並且極具造詣,想來這個父親也是內在豐富而敏銳的。然而,這些豐富和美好與郭柯宇無關。父親的那把室內鎖隔斷了太多。

一把鎖讓父親變得不可獲得,明明有父親,卻無法獲得正常的父愛。唯一踏入父親領地的機會是為他拉做木工時用來劃線的繩子,而幼小的郭柯宇在那一刻感受到的唯有恐懼——害怕父親打她。這個父親不僅稀缺、隔離、冷漠,而且可能是情緒不穩定且具攻擊性的。 也許,世界上比得不到更痛苦的就是明明看得到卻不被給予。

然而,透過門鎖,郭柯宇仍然成為了和父親一樣的人——情感細膩,熱愛藝術。也許,這就是一個女兒想要靠近父親、親昵父親、尋求父親的看見和認可吧。遺憾的是,父親留給她的永遠只是一些虛無的感懷,就像那本留給子孫的《格林童話》,既浪漫又冷漠,作家本人實在從未成為一個有溫度、愛孩子的父親。

缺少了父親的參與,這個家當然大部分要依靠母親。母親的操勞,母親的瑣碎,也包括母親對郭柯宇像父親一面的不理解,也許還有不欣賞。總之,郭柯宇和母親在某些地方是彆扭的,因此,她動情地說自己從未對母親說過“愛你”,這很遺憾,卻也被迫。

這樣的郭柯宇究竟需要什麼呢?

她一直找尋的是這樣一個人——既是情感細膩的,又是對她開放的;既能夠擔起生活的煙火氣,又能夠牢牢地牽住她的手——一個在現實和心靈層面合二為一的伴侶。就像她小時候期待過的,如果藝術的父親也能與她有些煙火生活,樸實的母親也能有顆聆聽藝術和心靈的內心,她就會成為那個幸福的公主。

也正因此,她找到了章賀,她需要章賀的煙火氣和現實感。這個男人是真實的,可以觸摸的,甚至是結實的。最重要的是,這個男人是渴望情感的。我想,她找得非常精准。這是一個精准的開始,也是這段婚姻最精彩的部分。

事實上,章賀也是如此。

雖然能夠瞭解到的關於章賀的資訊不多,但其實能感受到章賀的情緒是起伏不定的,前一秒開心後一秒就有點冷漠了,他似乎很抗拒表達自己的情感。

在節目裡,章賀首次提及原生家庭,從小生下來的時候就沒有跟隨父母,是個小小的留守兒童。 在外婆身邊長大的他對父母是陌生的。然而,陌生之外,他還要面對父親的嚴厲,甚至是父親的耳光。

這就是章賀一方面打造鋼鐵直男作為自保的外衣,另一方面又內心細膩、無比渴望得到郭柯宇認可的原因。他也有自己的驕傲,只是這驕傲,從父親到妻子都被忽視甚至否定了。

缺乏情感關懷的章賀,恰恰被郭柯宇身上彌漫的情感氣息所吸引。他想著他們婚後可以有很多話題,理由其實不是他以為的共同職業,而是他潛意識嗅到的心靈深處的共同之處: 同樣疏離而嚴厲的父親,同樣對被看見、被接納、被愛的渴望,同樣對擁有一段至死不渝親密關係的渴望,以及同樣的對親人的矛盾感情和敏感創傷。

這本來是一對可以互相舔舐傷口又彼此溫暖、攜手一生的伴侶,是一次精彩的互選!

然而,遺憾的是,郭與章都不懂得這選擇背後潛藏的心靈期待,失敗的經營更是讓原本的可能性走向了覆滅。

03

錯過的經營:走不出“我執”,泯滅了婚姻新的可能性

正如節目中兩個人表現以及表達的,他們都想要對方給自己,卻無法切實調整自身來照顧對方的感受和需要。 這種“我執”的狀態,最終沒辦法讓兩個個體在婚姻中成為一個整體。

從心理 學角度來看,郭柯宇也好,章賀也好,他們都帶著原生家庭的挫敗以及由此生髮出的需要而來,但,他們都只能接受或期待“部分客體”。就如小孩子哭求媽媽抱抱,卻無法理解媽媽是否身體不適或非常疲憊。在小孩子眼裡,媽媽不是一個與自己同樣的人,而只是自己獲得滿足的來源,是自己世界的一部分。

這種部分客體的狀態會讓人們在現實生活中只看到自己,忽視他人,是無法建立真正的關係的。

先看章賀。他非常渴望情感,但同時又繼承了嚴厲父親傳遞給他的對情感和情緒表達的貶低態度。因此,他無法更好地表達自己的情感,也連帶著在面對郭柯宇的細膩嘮叨、情感化表達時,顯得貶低和不耐煩。

他說“你先告訴我結果”,其實是在告訴郭柯宇:你說的這些過程細節感受不重要,我只對結果感興趣。這也是郭柯宇為何會漸行漸遠、不再對他傾訴的原因。

事實上,章賀是非常渴望情感表達和情感體驗的,他也在36問中說過自己渴望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我想,如果他不能夠走出父親的“魔咒”,改變自己的情感和情緒表達的價值態度,是很難孕育出一段轟轟烈烈的愛情的。

再看郭柯宇。她非常期待一個現實化的父親一樣的男性,但她熱愛的往往又是那些藝術化的、缺乏現實感和責任感、難以信賴難以構建穩定關係的男性。郭柯宇也在自己的劫數裡翻騰輪回著。前者如章賀,可以給她穩定的關係,但無法給她情感的溫暖;後者可以給她情感的迴響,卻無法給她長久的陪伴。

郭柯宇說自己不敢再愛了,也許是在訴說,她對如何在愛中實現情感與現實的平衡共存感到非常無力和無望。演戲讓她興奮,在酒店醒來卻一頭撞在牆上,她多麼渴望一個生命的連接,不是父親式的虛無,也不是母親式的木僵。

如果他們都能夠走出自我的圈子,多一些再多一些,嘗試去體驗和接納與自己不同的部分,這段婚姻本可以是互補和精彩的。

04

婚姻的希望:與我不同,恰是緣分

郭柯宇在章賀這裡真正體驗了穩定、承諾和可信賴,彌補了她情感飄搖帶來的脆弱;章賀在郭柯宇這裡可以充分地體驗情感和溫柔,彌補了童年對疏離和拒絕的傷痛。可惜,在婚姻中他們都只肯邁出半步: 選擇了彼此,卻未肯真正去聆聽和接納對方

因此,重要的不是我們如此不同,而是我們如何看待和對待彼此的不同,因為這不同恰恰是最大的緣分。

如果有機會,我可能會對郭柯宇說: 我理解你非常期待被聽懂,以及被認真投入地傾聽。也請你用這份心情仔細聽一聽章賀肌肉和冷漠之下的哭求認可,他不是僅僅來配合你的。

我也會對章賀說: 我理解你總是更重視現實價值,但不可否定你也渴望轟轟烈烈的感情,在你追求答案和認可的時候,也請用這種執著和投入聽一聽郭柯宇絮叨背後的情感依賴。

理智和情感沒有哪個是對是錯,成熟的人是在波動中尋求平衡,在我與他人之間兼顧彼此。

如果沒有這場節目帶來的旅行,郭柯宇和章賀的人生中就真的只能留下一段遺憾錯過的婚姻。

幸好,他們在這18天裡又一次擁有了靠近彼此、瞭解彼此甚至點燃彼此的機會。郭柯宇說沒想到自己有了心動的感覺。章賀也勇敢地問出這十年之中到底有沒有愛。雖然在節目過程中,這樣兩個重要的時刻得到的回應讓人心灰,似乎十年糾葛帶來的創痛仍在叫囂,但這樣的叫囂也比歸於平靜要好得多。

最激動人心的時刻當然是那兩輛很可能背道而馳的房車,章賀再現了他當年求婚時的勇氣,這是郭柯宇所有生命中過客般男性都不具備的,也是郭柯宇真正的救贖—— 章賀堅定而勇敢地下了車,那一刻,他仿佛是天地間最明媚的存在

郭柯宇的矛盾和內心的激蕩幾乎已經達到了肉眼可見的程度,是勇敢地再愛一次,還是退縮回灰色的冷淡生活,她再一次面對這生命最關鍵的抉擇,對任何人這都是不容易的。

車開走的瞬間,郭柯宇淚崩了,仿佛一切的可能性都將被車輪帶走。她曾經那麼愛,此刻是那麼痛;她曾經那麼勇敢,此刻是那麼恐慌。可是,逐漸拉遠的距離仿佛在撕裂她的內心,終於,車停了。

等待郭柯宇的是大步走來的章賀。章賀帶著體溫的外套,章賀毫不遲疑的關懷,郭柯宇第一次在一個人的生命裡不再是可有可無的存在,或者被遺忘、被拒絕、被拋棄的那個人, 她是章賀兩次奔赴、絕不放手的那個人,她緊緊地抱住了這個憨直卻又勇敢深情的真男人

他們的故事也許會隨著節目的結束而告一段落,也許會在節目之後有新的延續。我們終將送上濃濃的祝福, 期待章賀能夠讀懂郭柯宇是多麼需要被聆聽和被重視;也期待郭柯宇能夠慢慢溫暖章賀曾經被冰封起來的情感世界,在認可和鼓勵中,牽著這個高大男人的手走進彼此

節目之外,我們每個人也都在自己的婚姻和日子中摸爬滾打。

會炒回鍋肉的詩人仍然是好詩人,鋼鐵直男也可以有繞指柔的片刻。 請珍惜你伴侶身上的不同,因為那往往恰恰是你生命困頓處的解藥。愛情,不是我吞沒了你或你步入我的軌道,沒有人能拋棄自己為別人而活。婚姻,是兩條軌道的旅行,如何相伴與共鳴是永恆的話題。

當急性子老公遇上慢吞吞老婆,也許,你從此可以學會從容欣賞路上的風景,而不再腳步匆匆錯失美好,急切的人只是因為他們總在防禦災難;當小喇叭老婆遇上悶葫蘆老公,也許,你也有了可以安定在當下的力量,不再總是利用聲音填滿內心蒼白,愛說的人只是因為他們特別受不了寂寞。

如何愛,如何更好地愛自己,也愛對方?也許,這就是《再見愛人》這檔節目想要邀約參與者與所有觀眾一起思考、討論的主題吧。

用戶評論